花间酒(狮院)

终是回忆淡了流年.

妈的昨天刚码完字今天一看被屏蔽了。。。


我靠我不就在开车的边缘小心试探了一下吗!!!


对不起没法给你们看文了嘤嘤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活了



应该是猫起灵和兔天真?


摸鱼使我快乐鸭

胖子/丧丧子:没眼看没眼看没眼看

再也不给自己挖坑了嘤嘤嘤

小医生的浴火绯花!!!

艾玛累得半死

【瓶邪】食言

  • 尼玛被重启洗脑来蹭一波热度(bushi)

  • 瓶邪老香了老好磕了特别是刀子

  • 真 . 短打(其实就是没灵感但超想逼逼

  • 是刀!!!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以后有时间再写小甜饼)

  • 原著量少ooc有,不喜轻喷



“吴邪。问你个事。”


“嗯?”


小哥真是难得有问题要问自己。


“你想过以后的生活吗。”


“.......”


以后啊。


自己还有以后吗。


“......总之就是咱们一起隐居深山,去过我一直想过的日子喽。”


“.......咱们?”


“胖子,我,还有你。”


如果没得病的话真的很想。


“......那个。”


“怎么了?”


“可不可以不带胖子。”


“.......噗。”


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也太好笑了。还有,为什么不让带胖子?虽说他有些贪财,但真到了那个年纪,一切都不重要了吧。


“......笑什么?”


“行行行,你说不带就不带。”


都听你的。你是老大。




多年后张起灵再想起那时有些幼稚的对话,依然能看到浮现在眼前那张白净爱笑的脸,只是早已天人永隔。


他想拥有的那个人永远躺在地底,那片永恒的黑暗之中,再也触不到。


他是否还记得那个约定?


他是否记得自己对他几年的守护?


他有没有......喜欢过我。


也许这些问题再也找不到答案,他想要的答案。风默默无言地抚过碑前的紫罗兰花瓣,漫不经心地打量石碑上定格的一张笑脸。


张起灵举起酒杯碰了碰放在碑前的另一只,泪倔强地在眼眶中打转。


“说好的一起隐居呢。”


你终究还是食言了。




——TBC.




..........................................................................................................................

安利所有集美去康康重启!!!老好看了!!!

今天的樱莓依然没在填坑。。。

奥利给!!!


最近某音上好像很流行Maria呐~

废话少说,安排!!!

【日常迫害船王(的腰)】

【唐亚】我的合租室友想娶我?!(1~5)

  • 白日梦产物,ooc有

  • 永爱唐亚

  • 连载式,鸽子速度

  • 私设为 学生唐X学生亚 啦








1.美好的心情,在亚瑟开门的那一瞬破灭。

 为什么会这个亚子啊?我敲不是说好了房间只有老子我一个人的嘛?

那就 excuse me 一下,这个棕毛破坏王是哪位啊???

刚刚飞跃大西洋的疲惫以排山倒海之势袭来,像是失去嗅觉一般闻不到四月空气中的樱花香,看着满茶几的零食包装,乱糟糟的沙发,堆满大包小包的餐桌......ohch...我要回家。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时间,房内的棕发少年才注意到门口站着个面如土色的金发歪果友人,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关出门外。

小亚瑟,你是否有许多卧槽问号。

什么意思嘛。

然后亚瑟听到房内传来打扫卫生的声音。

几分钟后,门再次打开。棕发少年锋芒毕露的面庞上浮现出顽劣的微笑,小虎牙星星般闪烁。

“你好,我是唐晓翼。”



2.唐晓翼早从房东口中听闻了关于自己合租舍友的传闻,却压根没想到合租的不是美女,也不是大妈大爷一辈,居然是个有着金色头发,湛蓝眼睛,看上去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外国人。

外国人诶——

他还只在小时候去纽约唐人街玩的时候见过呢。

唐晓翼暗暗发誓,见舍友时一定要保持良好的风度,绝不能丢脸。

结果这次不但颜面尽失,好像还把脸丢到外国去了。

于是唐晓翼和门口打算开溜的亚瑟大眼瞪大眼。

好没面子呐。

然后唐晓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亚瑟关出门外。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

唐晓翼这个人吧,干啥都慢吞吞的,比如考试的时候人家答题卡都涂一半了他还在写名字。唯独打扫卫生时快到飞起,实为居家好男人一枚。

总算捡回一点面子。再次打开房门时,唐晓翼想。



3.开学的时候,唐晓翼捎了个金发少年进高二(1)班的门,立即引起了女生乃至男生间不小的轰动。看着女生们近乎变成粉红心心的眼睛,唐晓翼有点不大爽。

没有亚瑟的时候自己不是校草也好歹是根班草,亚瑟一来自己就啥也不是了咩?

蓝瘦香菇。看脸的世界好恐怖嘤嘤嘤。

老班把带领亚瑟融入班集体的光荣任务交给了唐晓翼,这使某唐受宠若惊。要知道自己的成绩在班上吊车尾,勉强靠这张脸吃饭(误),哪有什么资格去带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友人。

虽然说自己只是不想学而已,不过教育这种事......真的可以吗?

然而唐晓翼很快再一次受到了打击。

亚瑟其人......孺子根本就不用教嘛!

一口流利的中文,一手刚劲的好字,以及出色的智商和外表......唐晓翼觉得自己可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相比之下自己也太不起眼了啊。

一圈,两圈,三圈......唐晓翼喜欢跑步,喜欢风在耳边呼啸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与自己同行一样,不用去想任何事情。

汗流浃背地停下来时,一只握着矿泉水瓶的白皙的手递到自己眼前,温柔的嗓音像满操场撒野的樱花瓣一样细软。

“你还要带我回家呐。”



4.唐晓翼会做饭,这对亚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惊喜。

不用过那种天天吃方便面的日子了!乌拉!!!

从唐晓翼的视角来看,亚瑟突然高举双手喊了一声“Hooray!”,简直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唐晓翼:我靠你不要这样我害怕。

亚瑟:......有什么好怕的。我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也没有家族遗传。

唐晓翼:......要不你帮我打下手?

亚瑟:不要。除非你不介意我把厨房烧掉。

唐晓翼:TAT

亚瑟是个对厨房事物一窍不通的人,多半来自于儿时出于某种奇特的心理,跑到厨房去试图炒菜结果牺牲了一套厨具和一只大锅的经历。

当然,亚瑟不得不承认某唐的厨艺确实不错,以至于再去盛第二碗饭时被某唐看得不大好意思,微微红了红脸,“你做的菜太好吃了。”后者得意地点点头,一脸“不愧是我”的表情。

唔......中式美食果然名不虚传。

亚瑟边写作业边想。

十点半的时候,唐晓翼揉揉眼,看看隔壁桌的亚瑟一脸倦意,突然兴致大起,做了碗糯糯的酒酿圆子放在隔壁桌上,然后潇洒地回屋睡觉去了。

亚瑟看着唐晓翼六亲不认的背影,轻笑一声,舀起一颗圆子慢慢咀嚼。

好甜。



5.墨多多老远就看到唐晓翼慢吞吞地从街边走过来,但他好像不是一个人。

随后,某多多瞪圆了眼睛,这这这好像是个歪果仁吧?!臭屁唐啥时候勾搭人勾搭到外国去了?!不行,看我大侦探墨小侠......

还没想完,脑袋上挨了一个爆栗。

“好啊,臭屁唐你敢打我!本侦探可是在思考一道超级难的几何题的!!!”

“切,看你一脸那种表情我就知道你绝不是在想几何题。”

墨多多没气了。

亚瑟看看这俩幼稚鬼,无可奈何地给唐晓翼一个眼神,溜进教学楼。

墨多多望着亚瑟好看的背影,凑到唐晓翼身边:“你俩啥关系啊?”

某唐表示奇怪,“同学啊。有什么问题吗?”

墨多多一脸不相信。

“我觉着吧,你俩肯定有问题。你们班上好像没人和你一个小区的,而且从那条街走过来的以前只有你。而现在这个歪果仁和你一起走过来,我敢肯定你们住在同一个小区,甚至可能同一幢楼,还可能住在同一室呢!还有啊,根据你书包上昨天晚饭的气息,你做的菜肯定是双人份......”

唐晓翼目瞪口呆。以前也没发现墨多多这么会说话啊!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

不过唐晓翼可不想再听下去了。若做出一幅心服口服的样子,谁知道墨多多这不靠谱的家伙不会去到处散播自以为很靠谱的推理呢......



——TBC.







...........................................................................................................................................


挖个新坑,希望有生之年能把它填满。

奥利给!!!

祝所有人都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的合租室友想娶我?!》完结!!!

感谢墨多多的客串,see you next time!










别人在考社会期末考,我在复习英语,甚至摸了一只筱娅。。。


诶呀,criminal 好像拼错了呢。。。


不知道各位期末考试考完了嘛?




摸了天依殿下!私设滴小裙裙!





别忘了笑着前行哦。

图一是俺根据俺滴文文   唐亚【起风了】  脑补滴风神亚亚!!!




然后樱莓发现这头发咋跟阿朱罗丸滴辣么像?!



阿朱罗丸:TM跟我有毛线球关系?!




图三。。。樱莓要被爆头惹,再见!!!【捂脸哭】




船王生气惹!!!快跑!!!